Geek 經典誌

GC lens 宅時毛鏡片

為什麼眼鏡加了一層鍍膜反而會看得更清楚?

今天要寫的東西簡直就是眼鏡的七大不可思議之一:AR膜
好的鏡片常常上面會有鍍膜,鍍膜有好幾種,其中硬化鍍膜抗刮、抗沾鍍膜耐水抗油都很直覺,但常常聽到藍膜、綠膜、黃金膜等等,到底有什麼功用呢?
 
簡單的說,這些鍍膜會讓你看東西更清楚。但為什麼在鏡片上加了一層東西以後會讓人光線更容易透過去呢?因為當光從一個透明物體進入另一個透明物體時,如果這兩個物體的折射率不同,那光就會在這兩個物體的介面發生反射。這兩個物體的折射率差距越大,反射就會越嚴重。其中部分反射會和其他仍在直射的光互相抵消,造成光線穿透率更低。
 
反射率=(兩物體折射率之差/兩物體折射率之合)^2
 
空氣的折射率是1,玻璃的折射率是1.5,所以它們之間存在一個折射率差距0.5的介面。
 
所以光從空氣進到玻璃時的反射率為(0.5/2.5)^2=0.04,也就是4%
 
如果能夠在玻璃和空氣之間增加一層介於1.0~1.5之間的東西,就能夠有效減低光反射的狀況。這就是所謂的Anti Reflective coating(簡稱為AR膜)那為什麼會有分藍膜綠膜黃金膜呢?其實是因為鍍上去的膜還是沒辦法百分之百的抵消光反射,仍有特定頻率的光會被反射,藍光被反射就是藍膜、綠光被反射就是綠膜、黃光被反射就是黃金膜。
後來,有人想到,那我如果鍍多層膜,效果會不會比只鍍一層好? 多層膜理論上可以在玻璃表面鍍一層折射率1.4的材料,然後再鍍一層折射率1.3的材料, 然後再鍍一層折射率1.2的材料,然後再鍍一層折射率1.1的材料。 這五個折射率差距0.1的介面,它們的反射加總會比只鍍一層折射率為1.38的更小。 所以以此類推,鍍50個折射率差距0.01的膜,效果又會更好。 但是很殘酷的是,鍍多層膜工序複雜且良率低,成本很高。 這也是鏡片價差可以這麼大的一個原因。其中價差甚至可大到從200~4000塊/pc。
樹脂鏡片曲率一般在1.5~1.74之間,但是品質較好的鏡片,普遍附有兩層AR鍍膜(裡外各一層),可以有效提升透光率。除了鏡片材質外,透光要好就屬這個製程最為重要了。
宅時毛常常說自己的鏡片是世界大廠知名的原料,還附有頂級鍍膜就是這個意思,我們的鏡片除了抗刮、耐污、紫外線難以穿透、抗靜電外,還有多層AR膜,製程採用市場上一線產品的標準。
參考資料來源:https://www.ptt.cc/bbs/Stock/M.1360595585.A.24F.html

 

宅時毛 Terry 開發碎碎念 -【Geek Case 手作眼鏡盒】

宅時毛從開始到現在,不斷地開發與優化,每一項產品或服務都不是憑空蹦出來的,全都經過非常冗長而且繁複的開發程序,與數不盡的挫折

Sail 與第一代眼鏡盒

Sail 與第一代手作毛氈眼鏡盒

例如我們的眼鏡盒,第一代的毛氈眼鏡盒其實是 Terry 心中的痛,當時為了要製作出硬挺還有極簡的效果,犧牲了使用方便性與材料機能。雖然使用者反應還算可以接受,後來市場上也出現了跟進者,但實在不算是我拿出來會感到自豪的產品。

於是我花了好久的時間,試著在市面上找著這樣的布料,表面要夠柔軟才能保護鏡面、雙色毛料感才夠 Geek、要有厚度才能夠抗衝擊,厚度以外,產品還要兼具硬挺俐落的表面觀感(註一),除了上述以外,我還在找能不能夠讓眼鏡盒的面料也能夠吸油汙與水,方便使用者擦拭,又同時有抗污的效果。

找了一個多月,我才發現根本不可能有這種東西。姑且不論市場上我要的表面質感根本沒有生產出有厚度的布料(註二),光是有厚度的布料如果作彎折的設計,通常很難出現硬挺的效果(註三),兩者是相衝突的。另一方面,面料要能吸油汙和水,那就代表這個眼鏡盒很容易髒,因為他無時無刻都在吸油汙和水(註四)。要想完成達成全部的特性是不可能的,但我至少要達到兩個。這需要結構和工藝上的設計才能夠辦到。透過好友介紹小小,一個功力深厚的設計師,後來我們一起花了整整三個月,才開發出了現在的眼鏡盒。

我們透過複合材質,克服了雙色毛料面與厚度需求的難題。而小小神來的版型設計,克服了厚度與硬挺的難題,這三個月,包括找廠商、設計、材料、製程、版型的討論,我們來來回回討論了好幾次。成就出了新一代的 Geek Case,一手掌握的大小與輕巧裡,總共有五層材料在裡頭,除了一般的開版、剪裁、車縫外,還有貼合、熱壓摺等工序。

小小熱壓摺的英姿(Photo by Terry 的手震)

題外話:設計的過程中,我也發現宅時毛追求卓越的基因,因為是負責人親自主持的專案,預算完全我說了算。初始預算變成了一個參考值。這是甚麼意思呢?意思就是說我的確不會把 800 元的東西作成 8000 元,但產品開發完後,發現成本飆高到當初設定的一點五倍時,自己覺得莞爾一笑。如果是在大公司的話應該是一種成本控管能力不足的展現吧,不過我個人倒是傾向於這是追求卓越產品的副作用(註五)。

新一代的Geek Case,是會讓你想要用臉去磨蹭的觸感。

也因為這一段時間的產品開發,讓我理解到,許多品牌相對於路邊攤昂貴的道理。很多時候,平平都是T-shirt,光光是材料不同、縫法不同,成本就會有倍數的差異。別的不說,Geek Case 和我們自己附贈的眼鏡袋,都是裝眼鏡的,成本就差了十幾倍。而實際上他有沒有那樣的價值呢?如果我認為沒有就不會去做了:)

希望你也能夠認同我們。
來我們的 GC eyewear 官網逛逛
加入我們的 Facebook 粉絲專頁
或是 Google+

註一:可能是我自己的個性使然吧,就像眼鏡能輕就不該重一樣,我認為俐落就是一種美德。即使是工程上更多的付出也值得。

註二:成千上百的布料也找不到一款自己想要的,我相信只要有作過自己想要的設計的人都能夠懂這種痛苦。因為我很常遇到。

註三:布料越厚,所需的半徑越大,於是圓圓胖胖的折角就像是在對使用者說我 TMD 一點都不俐落唷 ❤

註四:當布料髒的時候,或許表面看不太出來,可是當使用者拿來擦拭的時候,只會讓眼鏡越擦越髒。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固定清潔的習慣,眼鏡盒清潔的效果可能撐不到一個禮拜。

註五:我不相信以新產品來說,Marketing 設訂的價格區間與所需產品的成本控管能夠達成平衡是件容易的事。也就是說 Marketing 與產品 PM 還有最後責任者根本不應該分開。

補註:昨天設計師小小居然和我討論 Dungeons & Dragons(龍與地下城),實在是個宅氣沖天的團隊阿。

Geek 經典誌 – 關於模仿遊戲裡的現代電腦之父-圖靈的十個側寫

歡迎來到 Geek 經典誌,我們紀錄人類歷史中的光芒與偉大,期許自己也能並駕齊驅。


那天路過長春戲院前看到預告短片播出了圖靈兩個字,突然震撼了一下。近代歷史有許多對世界貢獻極大的偉人往往因為社會的蠻橫而不得善終,特斯拉是個經典的代表,圖靈則是另一個在當代不為人知的悲劇男主角。

關於圖靈,與其洋洋灑灑地寫上他一輩子的傳紀,不如簡單介紹幾個事蹟,讓人一窺它的不可思議。

一、他是個天才,十六歲的時候就可以看得懂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還可以指出愛因斯坦著作裡沒有說明的潛台詞。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有多難懂呢?具傳現代世界上也只有二十幾個人能真正地完全理解他的理論。(一部份是因為物理學後來也有許多其他的理論興起)

二、他是個二戰英雄,他破解德軍的 Enigma 編碼機,在當時被視為不可能被破解的編碼器。

三、他是逆轉二戰的關鍵,眾所皆知,二戰逆轉的關鍵就是諾曼地登陸,整個決策與成功的關鍵就是因為他破解了之前被視為不可能被破解的編碼器。

四、他是電腦之父,你有想過電腦為什麼是二進位運作的嗎?因為電腦是由 1950 年代的數學家開發出來的構想,那個數學家就是圖靈。

五、他是個世界級的長跑選手,他的馬拉松最好成績是2小時46分3秒,比1948年奧林匹克運動會金牌成績慢11分鐘。1948年的一次跨國賽跑比賽中,他跑贏了同年奧運會銀牌得主湯姆·理查茲(Tom Richards)(摘錄自維基)

六、他是個同性戀,而一直到現代,還是有很大的一群人不喜歡同性戀。

七、他是某種程度的殉教者,受盡了不平等的待遇,儘管有著上述的偉大,但一次因為他男朋友闖他家空門,報警處理後警察卻「雞姦法」將他定罪,他沒有爭辯,於是只有兩種選擇,化學閹割或者坐牢。他選擇了化學閹割。

八、他的死因未明,在化學閹割後兩年,他被發現陳屍於實驗室,身旁一顆被塗滿氰化物的蘋果,被咬了幾口,它被判決為自殺,但他的母親堅稱是意外。

九、他是電腦界的傳奇,許多蘋果狂熱者認為,蘋果的 logo,咬了一口的蘋果,就是為了向圖靈致敬。

十、他是電腦界最偉大的暗喻,蘋果最重要的 CEO 賈伯斯在生前不只一次的表示,蘋果 logo 的由來不是因為圖靈,但他希望它是。

直到 2013 年,才由英國女王「赦免」(Pardon)了他的罪刑。我常常在想,只有專注,才能為這世界帶來進步,像這麼樣的一位英雄,世界欠他的實在太多,僅以此文像圖靈致敬,也向所有專注的英雄們表達敬意。

來我們的 GC eyewear 官網逛逛
加入我們的 Facebook 粉絲專頁
或是 Google+

Geek經典誌 – Colt SAA 柯爾特單動式陸軍左輪手槍 a.k.a. Peacemaker

歡迎來到 Geek 經典誌,我們紀錄人類歷史中的光芒與偉大,期許自己也能並駕齊驅。

單動式陸軍(Colt Single Action Army,簡稱:Colt SAA)是由柯爾特公司生產的一種單動式左輪手槍,一把被譽為 Peacemaker(和平製造者)的經典左輪手槍。

故事的開始要從他們的創辦人柯爾特開始講起,小時後他喜歡化學實驗和火藥,狂熱到在一個煙火展中,他不小心把自己的小學夷為平地(註一),也因為如此,他的正規教育從此告終。

當時的槍隻通常是單發射擊,每一發的換彈手續多、時間長。在柯爾特跑船的時候,他突然有了一個構想,把旋轉式汽缸的概念放進槍械之中(事實上,當時左輪手槍的概念在美國和英國已經有人申請專利了)。一開始,他靠著賣笑氣累積了第一筆資金,投資了一間工廠,但經營不順,在生產不到一千隻的時候工廠就已經搖搖欲墜快倒閉了。

幸好當時有個巡邏隊的軍官,遇到印地安人突襲,藉著左輪手槍的威力嚇跑了來襲的埋伏,救了許多巡邏隊員。當時的軍官因此特地寫了信感謝科爾特的左輪手槍。柯爾特把件事情當作行銷利器,大力的宣傳,事實證明,柯爾特的左輪手槍也的確有值得讚揚的品質。於是好的品質配上對的銷售,產品開始廣為人知。

柯爾特可能不是第一個研發了左輪手槍的人,但他卻絕對是創造了美國槍支廣告模式的鬼才,他將槍枝與自立、勇氣等精神結合在一起,創造出了美國西部精神的特質,創造了「帶著這把槍,再壯再大的對手也不能夠傷害你或你的家人。」這樣潛台詞的各式廣告。於是有了「上帝創造了人類,柯爾特建立公平。」這類臭屁的廣告詞。

柯爾特SAA因為自身的品質與巡邏隊事件替他贏來了平定西部的槍(The Gun That Won The West.)的美譽,也間接影響塑造了一些美國西部文化的特質(難怪我都看不懂西部片)。或許柯爾特不像是個真正的天才,但他的熱情與投入卻很難讓人移開目光。

註一:資料來源:管理的歷史(buliders & drea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