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五月 2015

宅時毛 Terry 開發碎碎念 -【Geek Case 手作眼鏡盒】

宅時毛從開始到現在,不斷地開發與優化,每一項產品或服務都不是憑空蹦出來的,全都經過非常冗長而且繁複的開發程序,與數不盡的挫折

Sail 與第一代眼鏡盒

Sail 與第一代手作毛氈眼鏡盒

例如我們的眼鏡盒,第一代的毛氈眼鏡盒其實是 Terry 心中的痛,當時為了要製作出硬挺還有極簡的效果,犧牲了使用方便性與材料機能。雖然使用者反應還算可以接受,後來市場上也出現了跟進者,但實在不算是我拿出來會感到自豪的產品。

於是我花了好久的時間,試著在市面上找著這樣的布料,表面要夠柔軟才能保護鏡面、雙色毛料感才夠 Geek、要有厚度才能夠抗衝擊,厚度以外,產品還要兼具硬挺俐落的表面觀感(註一),除了上述以外,我還在找能不能夠讓眼鏡盒的面料也能夠吸油汙與水,方便使用者擦拭,又同時有抗污的效果。

找了一個多月,我才發現根本不可能有這種東西。姑且不論市場上我要的表面質感根本沒有生產出有厚度的布料(註二),光是有厚度的布料如果作彎折的設計,通常很難出現硬挺的效果(註三),兩者是相衝突的。另一方面,面料要能吸油汙和水,那就代表這個眼鏡盒很容易髒,因為他無時無刻都在吸油汙和水(註四)。要想完成達成全部的特性是不可能的,但我至少要達到兩個。這需要結構和工藝上的設計才能夠辦到。透過好友介紹小小,一個功力深厚的設計師,後來我們一起花了整整三個月,才開發出了現在的眼鏡盒。

我們透過複合材質,克服了雙色毛料面與厚度需求的難題。而小小神來的版型設計,克服了厚度與硬挺的難題,這三個月,包括找廠商、設計、材料、製程、版型的討論,我們來來回回討論了好幾次。成就出了新一代的 Geek Case,一手掌握的大小與輕巧裡,總共有五層材料在裡頭,除了一般的開版、剪裁、車縫外,還有貼合、熱壓摺等工序。

小小熱壓摺的英姿(Photo by Terry 的手震)

題外話:設計的過程中,我也發現宅時毛追求卓越的基因,因為是負責人親自主持的專案,預算完全我說了算。初始預算變成了一個參考值。這是甚麼意思呢?意思就是說我的確不會把 800 元的東西作成 8000 元,但產品開發完後,發現成本飆高到當初設定的一點五倍時,自己覺得莞爾一笑。如果是在大公司的話應該是一種成本控管能力不足的展現吧,不過我個人倒是傾向於這是追求卓越產品的副作用(註五)。

新一代的Geek Case,是會讓你想要用臉去磨蹭的觸感。

也因為這一段時間的產品開發,讓我理解到,許多品牌相對於路邊攤昂貴的道理。很多時候,平平都是T-shirt,光光是材料不同、縫法不同,成本就會有倍數的差異。別的不說,Geek Case 和我們自己附贈的眼鏡袋,都是裝眼鏡的,成本就差了十幾倍。而實際上他有沒有那樣的價值呢?如果我認為沒有就不會去做了:)

希望你也能夠認同我們。
來我們的 GC eyewear 官網逛逛
加入我們的 Facebook 粉絲專頁
或是 Google+

註一:可能是我自己的個性使然吧,就像眼鏡能輕就不該重一樣,我認為俐落就是一種美德。即使是工程上更多的付出也值得。

註二:成千上百的布料也找不到一款自己想要的,我相信只要有作過自己想要的設計的人都能夠懂這種痛苦。因為我很常遇到。

註三:布料越厚,所需的半徑越大,於是圓圓胖胖的折角就像是在對使用者說我 TMD 一點都不俐落唷 ❤

註四:當布料髒的時候,或許表面看不太出來,可是當使用者拿來擦拭的時候,只會讓眼鏡越擦越髒。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固定清潔的習慣,眼鏡盒清潔的效果可能撐不到一個禮拜。

註五:我不相信以新產品來說,Marketing 設訂的價格區間與所需產品的成本控管能夠達成平衡是件容易的事。也就是說 Marketing 與產品 PM 還有最後責任者根本不應該分開。

補註:昨天設計師小小居然和我討論 Dungeons & Dragons(龍與地下城),實在是個宅氣沖天的團隊阿。

宅時毛眼鏡的驕傲【一年保固】

宅時毛從2014年開始運營,一直不斷作了許多開創性的服務與產品。很多時候,在台灣我看不到第二家能夠做到相同的事情。而許多產品或服務的靈感常常來自於使用者的反應,我認為這些過程值得被記錄下來,接著下來,讓我們來一一盤點這些特點與述說後面的故事吧。
——————————————————————————-
產品保固一年

宅時毛的鏡腳被壓壞了?花個幾十塊郵資送修即可。再也不用鏡框壞了連鏡片也要換,因為我們有同類產品的庫存維修件。目前我還沒有見過同價位商品能有相同服務:)
——————————————————————————-
這個服務其實源自於一位使用者,拿到宅時毛的眼鏡兩個月後鏡腳就折斷了,私訊我們問能不能修(註一)。他的語氣讓我幾乎可以看得到螢幕的另一邊的無奈、委屈加不爽。這讓我回想到我高中的時候,有一次口渴到不行,特別跑去喝麥當勞的可樂(那個時候很愛麥當勞加了冰塊的可樂,口感跟便利商店的罐裝糖漿感不一樣。)在麥當勞的櫃台拿餐盤時不小心把可樂弄翻了。那時後情緒真的有夠複雜,我到現在還記得那時後的各種念頭。

1.掯!我是白癡嗎?怎麼會把可樂弄倒?
2.啊~~~~~~~超大杯的可樂,我拿衛生紙擦不完啦!!!
3.我用衛生紙擦的成本對麥當勞來說可能還比較高吧,看看能不能跟他們借拖把好了。
4.阿,他們要自己拖,不讓我拖,真是不好意思。
5.等等!那我等會是沒有可樂喝嗎?我口很渴耶,我進來麥當勞就是為了可樂阿!!
6.他們人真的好好,直接幫我拖了,真是不好意思,可是我真的好想要喝可樂。
7.我真的好想要喝可樂喔,是不是先趴下去吸一點。(真的,我連這種誇張想法都出現了。)
8.我的可樂…
9.都是麥當勞的餐盤設計不良啦,大杯可樂重心這麼高居然不在餐盤上挖個洞作杯架,這種事情很難嗎?(真的,我發現當人的慾望找不到出口的時候,責怪別人是件最容易且直觀的事情。)

最後我情緒複雜的問

我:「請問,可以跟你們再要一杯嗎。」

經理:「沒問題,我們馬上幫您補一杯。」

而且他不跟我收費
而且他不跟我收費
而且他不跟我收費!!!

人生中吃了也不知道幾百次的麥當勞了,卻從來沒有任何一次的經驗能夠讓我記得超過十年並且心存感激。追根究柢,就是一個感動。我認為感動是無價的,這已經不是誰對誰錯的概念了,而是一個互助的情誼。故事講到這,相信大家也知道我們最後是如何處理鏡腳斷掉故事的結果了。

當時苦主就是這款 Spring

–回到正題–

高度數的人鏡片通常很貴,常常兩千多塊的框,鏡腳斷了沒地方維修,要連七、八千塊的鏡片一起作廢重配,這是我覺得荒謬的事情。建議大家可以挑選有保固服務的品牌喔,像是我們、雷朋、ic! berlin等品牌經典框型在台都有庫存可以維修。

註一:我們當然能修,因為與眼鏡行或代理商不同,我們就是品牌製造商,有許多零件庫存。你有聽說過蘋果不能修他們的電腦嗎?只是有沒有買Apple Care的問題阿!

補註:宅時毛現在還沒辦法整理出維修 Policy,我們仍不斷地在向使用者學習,無法向使用者保證太多東西。而現實也告訴我們,即使有所保證,往往也和我們所想像的不同,例如美國 Koss 的經典耳機在 1980 年代訂了一個終身保固的條例,時至今日,他們仍然執行著,但卻因為許多資訊不公開,讓實際上能夠享受到這項服務的人少之又少。我們只能向大家保證,我們會用最大的善意處理每一件問題。

來我們的 GC eyewear 官網逛逛
加入我們的 Facebook 粉絲專頁
或是 Google+